细说数字人民币|数字人民币与Libra会擦出怎样的火花?

科技前沿 James 2周前 (10-15) 1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2020年,数字人民币(DCEP)落地进程提速,呼之欲出。

有观点认为2019年6月超主权数字货币Libra项目的横空出世或许是催化剂,该项目计划在2020年发行Libra。

同属于数字货币,当超主权数字货币Libra遇上主权数字货币,会擦出怎样的火花?数字人民币与Libra区别究竟在哪?两者的关系是竞争还是互补?

数字人民币与Libra的异同点

Libra总共推出了两个版本,但目前仍未正式发行。

在Libra1.0白皮书中,Libra是由全球社交网络巨头脸书(Facebook)牵头,成立独立的管理协会,于2020年推出的与美元、欧元、日元、英镑、新加坡元按比例挂钩的无国界货币。之后又在2.0版本中将重心从锚定一篮子货币转为锚定单一货币。

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郝毅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和Libra,本质上都是基于Token(代币)发行的信用货币,从技术上,都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快速、高效、透明化的信息传递。

他认为,Libra与央行数字货币主要的差异在于,信用基础不同。Libra主要依赖于Facebook及其合作伙伴的商业信用,以及抵押的一篮子货币资产。而央行数字货币是基于一国的国家信用。

“DCEP是主权数字法币,有国家信用背书,比Libra的可靠性更高,场景化贴近民生更强,而且参与的机构也都很强的执行力,这是Libra不能比拟的。”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院孙杨也提到这一点。

欧科云链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提到,从法律上看,DCEP具有无限法偿性,即当使用DCEP进行支付时,商家是不能拒收的;而Libra和USDT不具有无限法偿性,商家是可以拒收的。

郝毅还指出,双方监管体系不同。央行数字货币是法币的一部分,大部分主流经济体都对货币发行、管理有着成熟的法律法规体系。而Libra的管理尚无完善的法律支撑,各国对加密货币的属性、态度差异较大。

他认为,数字人民币和Libra的应用范围也不同。央行数字货币是一国法币的数字化,除了少数国际货币外,其应用范围主要局限在一国以内,很多国家和地区都禁止境内交易使用外币结算。Libra从诞生之日起,就是面向全球支付的,旗下的WhatsApp等社交软件本来就没有国界属性(除了在少量国家禁用,或者有特殊监管要求除外),也很难对其中的支付行为进行追踪确定监管属地,因此Libra的应用范围将超过国界线,实现全球应用,其应用范围可能超过世界上绝大部分法币。

孙杨还表示,DCEP支持双离线支付,Libra需要网络才能支付。DCEP以人民币作为资产储备,汇率波动小,Libra是用一篮子货币作为资产储备,会有汇率浮动。DCEP是双层运营体系,Libra是通过Libra协会治理的半去中心化管理模式。DCEP没有锁定区块链技术,LIBRA顶层结算用区块链,底层结算是中心化架构。

竞争还是互补?

Libra协会在2.0白皮书中表示,尽管他们一直希望Libra能够补充法定货币,而非竞争关系,但人们一直担忧如果网络规模庞大、数量庞大、多币种的Libra可能会干扰货币主权和货币政策。

据路透社7月2日报道,当前现金使用量的急剧下降以及Facebook 25亿用户采用其生产的数字货币Libra的可能性,促使各国中央银行开始研究如何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。路透社援引立陶宛中央银行副行长Marius Jurgilas表示:“在我们意识到其他人可能占领我们(货币)空间的威胁之前,中央银行界没人认真考虑数字货币。

郝毅认为,Libra冲击了一国的货币主权,这是各国政府不能接受的。而且,Libra的主要功能,央行数字货币都可以实现。所以,在经济发达国家技术和财力可以支持的前提下,国家会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。

Facebook的市值已经超过了不少国家的国民资产,其债券信用评级也超过了不少主权债评级,在这一点上,Libra对中小经济体的冲击更大。

不过有专家认为,Libra无法颠覆货币体系。

“即使其改为与单一货币挂钩,其实际运用的空间和价值依然存在很大疑问,不可能颠覆和取代法定货币体系。”王永利说。

Libra的未来是美元数字货币?

实际上,2020年4月,Libra白皮书的2.0版本,对Libra的初始设计做了四项重大修改。其中一项就是,将提供由单一货币支持的“稳定币”,每种单一货币稳定币将由储备金以1:1的比例支持,包括现金或现金等价物以及以该货币计价非常短期的政府债券。尽管“由多种本国货币支持的加密货币”这一最初设计重点仍然存在,但重要性将下降。

OKEx的CEO Jay Hao曾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锚定一篮子货币的Libra,可以看成是类似SDR(特别取款权)的超主权货币,是一种新的货币,但锚定单一货币,比如LibraUSD,可以看成是美元的另一种表现形式,或者就是美元本身。

郝毅认为,目前来看,Libra确实有变成美元数字货币的可能。基于以下两点分析:第一,Libra在2020年4月公布了Libra白皮书2.0,大幅向监管妥协。第二,Libra的母公司Facebook终究是一家注册地在美国的公司,且Libra公布的盯住的货币篮子中,美元占比最高。存在美国利用Libra继续行使美元霸权的可能性。

但孙杨并不认同,他表示Libra是一个互联网数字经济的产物,参与者都是机构,会冲击美元货币体系。欧盟五国已经明确表态反对Libra进入欧洲,Libra一揽子货币中虽然美元占超过50%,但是注册地在瑞士,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,其实美国也是反对的。

双方的推行之路

目前看,央行数字货币已呼之欲出,但Libra的推出时间却不明朗。

事实上,据3月英国媒体BBC报道,Libra预计将于2020年秋天启动,比最初计划的时间晚了几个月。但如今,距2021年还有不到3个月,Libra仍未如期推出。

这或许与其受到的重重阻力有关。

Libra项目发布后受到各国监管层的反对。2019年7月与10月,美国国会先后两次举行审查天秤币的听证会,后一次,脸书CEO马克•扎克伯格亲自出席。

美联储理事莱尔•布雷纳德(Lael Brainard)也曾对天秤币发起了广泛讨论,称其面临“一系列法律和监管方面的核心挑战”,包括如何将其与一篮子基础资产挂钩。

“货币已经成为一国主权的象征,关系国民经济的正常发展。有多少国家愿意将自己的货币主权让渡给一家外国私人公司?如何保证央行的货币政策不受影响?特别是对于资本尚未开放的国家而言,资本外逃如何解决?如何保证本国数据信息的安全?”孙杨说,“这些都很难解决,冲击太大。步子太大,带来的问题太多,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不被监管许可,被束之高阁无法落地。”

郝毅认为,Libra不太容易实现,至少在欧美主要发达经济体不容易实现。但他也指出,在经济欠发达、本国货币不稳定的国家,Libra可以帮助他们建立数字化的金融基础设施。他表示,Libra可能从监管较为宽松的发展中国家发力,逐步向发达国家渗透。

目前为止,不仅Libra项目初始设计做出了重大修改,其组织架构也多次调整。PayPal、Visa、万事达、eBay、Stripe、Booking等公司公司先后宣布退出Libra的创始成员名单,官网消息显示,淡马锡、Paradigm、Slow Ventures、Blockchain Capital则在2020年先后加入。

另据9月23日外媒报道, Libra项目的联合创始人摩根·贝勒(Morgan Beller)已辞职。


老余博客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细说数字人民币|数字人民币与Libra会擦出怎样的火花?
喜欢 (0)
[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