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强北商家变身背包客:大街上赚的更是汗水钱

区块链 James 4个月前 (06-10) 36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华强北商家变身背包客:大街上赚的更是汗水钱

背包客,在深圳华强北商圈屡见不鲜。相信经常在线上下单购买华强北手机、配件的人都会有所了解,只要你在下单时给出具体需求,背包客们就会到华强北各市场内的档口找货拿货,然后通过快递发到你的手中。

可以说,背包客华强北是一同成长一起发展的。背包客的存在,让全国各地的消费者能足不出户在当地购买需要的商品。如果你在华强北市场里看到那些背着书包,匆忙游走于档口间询价的人,基本上就是背包客了。

不过,当懂懂笔记探访疫后华强北复苏的情况时,却惊奇的发现背包客队伍中多了一些新面孔。据了解,这些新入行的背包客有一部分原本是华强北档口的商家。他们在退租“一米柜台”之后,背上了厚重的书包,也在华强北大街上当起了背包客

作为曾经的商家,他们熟练地游走于各手机市场间,为顾客找货买货,专业程度不同凡响,更成为市场中的一道新风景线。放着原本的生意不做,退租“一米柜台”,这些华强北大街“新背包客”的背后,都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?

死守档口没有意义

“哎哟,你不要觉得我现在这样很惨哦,其实我(过得)蛮好的。”

阿裕曾是华强北一家手机市场内的店主。他告诉懂懂笔记,今年春节之后市场给商家免了半月租金,但在减免租金后,他却下决心退租了原有档口,背起书包当起了“背包客”。

最近这段时间,受“龙舟水”影响,深圳天气时雨时晴。阿裕每天都在大街上、市场间游走,免不了日晒雨淋,这种滋味与经营档口时决然不同。实际上,他一开始也觉得相当辛苦,但仔细思量后却发现,相比流汗疲惫自己的精神压力比经营档口时小了很多。

华强北商家变身背包客:大街上赚的更是汗水钱

“你知道吗,这里的档口每月租金至少万元,位置好的柜台月租要好几万。”他摇头笑道,在华强北租赁、经营档口,每月的固定投入成本至少在一万五以上。然而现在的手机、配件利润太低。

现在每台手机只赚小几百元,如果每月卖不出一百台以上的手机,别说拿货收机的流动资金,就连租金都要亏进去。他的生意早在疫情之前,经营就已经面临着巨大压力,为此他又拓展了线上渠道,希望能销售出去更多手机

“说实在的,现在要是心情不好我可以不出门,但以前我生病了都不敢休息。档口一天不开张,就要亏钱的。”一场疫情,成了阿裕下定决心退租档口的重要因素,“你看市场里都是封闭式管理,出入测温、亮码,顾客一直就是寥寥无几。”

尽管目前华强北各市场的疫情防控管理相比春节之后宽松了不少,但出入测温、亮码,还是让许多逛街的顾客选择绕道,除了拿货的,档口内的商家和快递员之外,几乎没有“外人”进出市场

“即便没有严格防控,出门逛街的消费者也不多了,守着一米柜台没意义。”在阿裕看来,成为新晋背包客之后,无论每天市场的行情如何,自己都无需担心档口租金问题,“毕竟现在的生意来源都在网上”。

他打趣说道,自从成为背包客之后,自己白天的“经营成本”仅不足二十元,就是用于购买地铁票,两瓶牛饮装脉动饮料,“目前下单的几乎都是以前合作过的顾客,部分还是外地客户。”

为了拓展渠道、人脉,阿裕在找货过程中还不忘给路过华强北大街的路人派发自制卡片,以此发展新的顾客群体,“在线上我开了闲鱼和转转,上面偶尔也有新顾客成交,这一行做的就是口碑嘛。”

尽管成为新晋背包客之后,他每天的利润比以前开档口时多了不少,但看着许多退租的商家也加入背包客大军,阿裕感到了一丝忧虑。他担心竞争会变得越来越激烈,“现在鼓励摆地摊,大家都想接地气,都打算摆脱租金的压力。”

买机修机,一分钱也赚

“档口(商家)转做背包客,还是和传统的背包客有所不同的。”

聊及背包客所从事的“业务”,阿裕笑着表示,自己涉及的服务内容,要远比传统背包客多得多。传统背包客一般只帮助下单的外地顾客采购商品,代发手机配件,所以只对手机配置需求、配件品质负责,生意完成后从中赚取部分差价。

而在他看来,这种角色仅承担着掮客、代购的作用。他平时除了代购,还做二手手机回收、手机维修、分期金融的小生意,“放眼望去,为数不多的能收二手机的背包客,之前基本上都是做过档口的。”

华强北商家变身背包客:大街上赚的更是汗水钱

阿裕告诉懂懂笔记,虽然退租了档口,但自己和市场里许多商家的关系都不错,若看到消费者出售成色较新的二手机,他都会低价回收。如果利润空间大,他会选择转手卖给市场内经营二手机的其他商家,这样不仅省时省力,而且不压资金。

“如果是利润空间小的千元机,我一般会自己留着,直接卖给有需求的顾客。”可以说,虽然已经成为一名新背包客,但阿裕涉及的“业务”与经营档口时基本无异。即便顾客只是要维修手机,他也会将其介绍给维修专门店,赚取一点点的佣金。

阿裕对此的说法是“一分钱也要赚”,这本就是华强北商家的经商信条,即便成了背包客,他仍旧坚持做档口时的信念。除了利润大一些的采买业务之外,利润小、非专业的小生意,他也会介绍给熟悉的商家,有佣金赚佣金、没佣金赚个人脉。

那么,如今华强北市场的大门敞开了,“一米柜台”也都正常营业,除了线上采买之外,线下消费者在华强北买手机、配件为何还需要背包客呢?

阿裕低头想了想说道,“华强北这么多家店,你知道哪一家店货好、价格实惠吗?”

他告诉懂懂笔记,虽然华强北被誉为手机第一街,坐拥数千家手机、配件商家,但这么多商家的货品质量参差不齐,部分商家还存在以次充好、以旧充新的现象。“消费者只要稍不留神就会踩进坑去,被商家下了套。”

“我不是说所有商家都不实在,但华强北的坑一直都是存在着的。要不然,怎么会衍生出背包客这样的行当。”阿裕坦言,正因为存在信息不对称的因素,有部分消费者到华强北购买手机,才会寻找背包客帮忙挑选,因此信誉是他们的生存根本。

作为场内商家转型的新型背包客,阿裕在挑选手机、配件方面驾轻就熟,经常能为熟悉的商家争取到折扣,在给顾客留下好感的同时,自己也能赚到应得利润,“即便是陌生的商家,有胆子忽悠顾客却不敢忽悠我。”

现在的阿裕已经开始逐渐享受起背包客的生活。虽然做背包客不需要压资金,但他还是寻思着在市场里挑挑好货,适当收一些畅销的手机型号,攥在手里慢慢卖,“像我这样做的背包客不多,手里压点儿货利润更可观,以前只有极少数实力够厚的背包客,才会这么做。”

担心报复,落差很大

“经营压力小了,但心理落差也大了,感觉没根了。”

当问及成为一名背包客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,阿裕的回答令人有些惊讶。不是日晒雨淋,不是奔波劳顿,而是面子上有些过不去。

自称“人活一张脸、树活一张皮”的阿裕告诉懂懂笔记,尽管不做档口了,但日常代买代发业务,还是经常会与熟悉的商家碰面。尽管以前积攒下的大量商家人脉有利于他的背包客生意,也能拿到最优质、最实惠的商品,但他清楚自己的角色转换后,总觉得不是那么有底气了。

华强北商家变身背包客:大街上赚的更是汗水钱

“其实做到现在将近俩月,还是有部分认识的商家不知道我转做背包客了。只能说华强北太大了。”阿裕表示,一旦有熟悉的商家问起来,他都会如实告知对方,虽然说有钱大家赚,认识的商家也会一如既往给予他最好的拿货价格,但他总是感觉对方眼神里有了一些变化。

或许是自己多心,但这种落差一直存在。尤其在一开始做背包客时,总觉得原本作为档口商家,每天可以吹着空调,自在地坐在档口吆喝生意,如今却在大街上奔走,还要派发小卡片,顾客一旦下单,就要立刻游走于各个柜台之间……多少有些难以适应。

“我不知道知情的商家会怎么想,但应该还是会笑话我吧。都说赚钱不寒碜,但我一开始还是尽量避免找关系要好的朋友拿货,避免打照面,因为太难为情了。”

不过,最近几天让他更为难堪的事情也在发生:曾经找他拿货、合作过的那些背包客,如今都把他当做了竞争对手。

他苦笑着说道,作为背包客的上游,自己曾经很看不起背包客,认为大量年轻背包客都是寄生在华强北商圈里,每天利用信息差赚点儿小钱的“寄生虫”。“现在一些脸熟的背包客发现,连我也转做背包客了,那表情相当精彩!真的是造化弄人呀。”

如今阿裕在开展业务时,都会谨小慎微,不敢越线,因为原有的背包客也要生活,自己不能“挡了别人的财路”。也就是说,即便他坐拥大量优质商家资源,但在帮线下顾客采买商品时,他的报价也不敢太低。“报低价”就会伤及传统背包客约定俗成的价格底线,容易遭到别人的报复。

华强北商家变身背包客:大街上赚的更是汗水钱

平时他在拓展客流人脉时,也谨记不与背包客大军“抢地盘”,只窝在大街旁的一些巷子里,给路过的上班族派发小卡片,“转做背包客的商家比传统背包客要少很多,大家都是夹着尾巴做人,毕竟要和气生财嘛。”

【结束语】

疫情影响下,一些华强北档口的店主转身成为背包客。他们当中有些是因为生意不好,有的是对档口的未来失去信心,因此即便市场减租,商城大力拓展线上渠道,他们还是选择成为单枪匹马的“独行侠”。

在所谓的自尊与生存之间,不少商家和阿裕一样都选择了后者,在无数商城、档口中间,你会看到这些昔日的“小老板”正在释放沉积已久的压力,奔走赚取微薄的利润。这是今天华强北的一道缩影,这也是倔强者不屈的生活态度。


老余博客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华强北商家变身背包客:大街上赚的更是汗水钱
喜欢 (0)
[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